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 中国股市论坛

当前位置 > 中国股市在线 > 中国财经 > 宏观经济 > 于学军:中国宏观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

于学军:中国宏观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

发布时间:2018-06-07 20:09来源:中股在线作者:Robot editing字号:

(原标题:【声音】于学军:中国宏观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

文/ 于学军 中国银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

2017年的确是不平凡的一年,世界发生了许多重大事件。从国际来看,最重要的是美国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正式走马上任,为美国的内政外交带来诸多颠覆性改变,影响世界原先较为稳定的地缘政治、经济活动等均发生明显调整、变化。欧洲也是比较动荡、备受考验的一年,主要是德国、法国等重要大国集中进行大选,英国脱欧谈判又带来不少变数,影响了欧洲未来的走向和进程。中东和东北亚纷争不断,给世界和平带来严重威胁。从国内来看,最重要的事件就是中国共产党十九大的胜利召开,并在全球形成广泛而重要的影响。

在经济方面,虽然2017年是极具变化的一年,但整体上却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经济恢复增长最为强劲、持续的一年,全年无论是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还是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南非即金砖五国,抑或是亚非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等,均表现良好,以至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在一年中多次上调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测值,其中调高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测有4次之多。

综上所述,似乎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经过近十年的持续调整,金融危机形成的后续影响应该已经过去,世界经济从此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周期。这不仅表现在全球各个区域经济普遍、持续增长上面,而且反映在主要经济体宏观经济政策的调整上,也纷纷从几年前的不断放松开始走向正常化或者趋向收紧,从开始的不一致逐步趋向一致。目前,除日本表示仍将实行宽松的经济政策之外,其他大部分重要国家均已趋向收紧。

2017年对中国经济增长也是十分重要的一年。据有关方面预测:全年将实现GDP总额超过80万亿元,增长6.8%以上;并且,各个季度之间的增长十分平稳、均衡,是自2010年以来首次出现增长加速的情况。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经济进入一个调整期,中国经济对全球经济恢复增长做出重大贡献,据测算,近五年(2013-2017年)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每年都超过30%,2017年则达到约1/3。所以,用习总书记的话讲:中国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动力源和稳定器。并且,伴随着中国在全球经济版图中的迅速崛起,中国的确正越来越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央。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各方有目共睹。

对2017年中国经济增长的简要分析

然而,不管怎么如何分析和评价,2017年都已成为过去,大家更关心的是2018年或未来中国经济形势怎么样,应该如何看待?

老实讲,虽然看起来2017年中国经济增长良好,但对2018年中国经济形势的预测,我却有不少纠结。

目前从国外的预测机构以及国内相关的研究部门来看,他们几乎毫无例外地看好2018年中国的经济增长,大部分预测值增长都在6.5%以上。但我有些不同的看法。我认为,形成2017年中国经济平稳、强劲增长的因素,大类应当包括三个方面:

第一是外围全球经济增长的明显好转。这是普遍的,而不是局部的;是持续的,而不是时断时续或短暂的。这为中国经济增长带来了持续的拉动作用,即外部需求的拉动。因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外贸进出口国家,外向型经济特征十分明显。对这一点,我们从全年外贸进出口数据可以得出:前两年即2015和2016年,中国外贸进出口发生了历史上罕见的下降,两年分别比上年减少8%和6.8%;2017年全年却保持增长两位数以上,实现进出口总额重新回到4万亿美元以上,比上年增长14.2%。由负转正,十分给力,据有关部门测算,其对GDP的带动由前两年的负值,改变为贡献约1.5个百分点。

第二是中国经济结构的自身调整,体现为新产业、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的发展壮大。当中最为突出的是互联网、电商、人工智能、信息科技、新能源(包括光伏、电动汽车)等领域的创新与发展;还有第三方移动支付、共享单车、物联网等,出现了数字经济、共享经济等新概念,并且这当中在许多方面中国领先于世界其他国家。现在,包括欧美等发达国家的人到中国来,常常对中国的这些新发展、新东西惊叹不已。这些改变、发展,到底给中国经济增长带来多大的实质性拉动作用,尚无一个客观、可信的评估,无法得出准确的结论。但有一点我相信是明显的,那就是对于畅通国内流通(包括商品流和资金流)以及增加消费的活跃度等应该大有帮助。

第三是刺激性政策的效应,这主要体现为近年来基础设施的大规模投资,以及背后货币信用的大幅度扩张。这体现为两个数据最为直观,一是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长期大幅高于GDP增速,其占GDP的比重早已超过80%;二是货币供应量长期高速增长,M2与GDP之比在2016年末已超过2倍以上,约2.08倍,并且继续不断升高。这也导致中国的债务率水平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后迅速上升,由危机前的不足150%,迅速达到260%以上。我认为,这是促进2017年中国经济保持回升、强劲增长的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

至此,也许有人会问:2007年是中国M2增长最低的一年,约为8.2%,为何说货币信用增长过多呢?在改革开放近40年的历程中,中国M2的增长很少低于双位数。但问题是,也许前几年增长太高、基数过大,现已到了难以准确判断其快慢的地步了。否则,我们也很难解释:年初确定M2增长的预期目标是12%,何以仅实现8.2%的增长呢?并且,在这样一个低速增长条件下,全国房地产等资产泡沫仍感压力巨大。

对2018年中国经济形势的简单预判

那么,为何认为2018年中国经济增长有可能会重现下行压力呢?这也是从上述三大原因分析而来。

第一是从外需来看,2018年全球市场应当难以实现比2017年更高幅度的增加。并且全球贸易竞争更加激烈,单边主义、保护主义似乎越来越严重,因此中国若想寻求像2017年那样外贸进出口保持双位数的持续增长将会十分困难。

第二是从内部经济结构调整升级、提高发展质量来看,也面临一定的困难。我相信,所有上述“四新”提到的那种技术、产业、业态、产品等在新的一年都会有所发展,但想象不出会在哪个方面能够发生重大突破。总体来看,5G和量子技术值得期待,相比较5G技术更成熟一些,量子技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2018年走到应用上并对经济产生巨大带动作用,恐怕都为时尚早。

关键是第三个因素,即前期刺激性经济政策的后续效应会逐渐减弱、消退,在某一阶段甚至有可能出现突然的衰落。这里讲的“前期刺激性经济政策”,不是指2013年之后中央提出的“三期叠加”中所讲的“前期刺激性经济政策”,而是指2015-2016年政府密集出台的刺激性政策,并体现为固定资产投资及货币信用的大规模增加。从2016年第四季度开始,这些刺激性政策有所调整,2017年则进一步演变为适度控制,最终体现为所谓的“去杠杆”,的确至少感觉2017年中国未进一步加杠杆。从全年来看,广义货币M2增长8.2%左右,远低于年初确定的增长12%之预期目标,年末M2总额达到近168万亿元。全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也有所降低,从2016年增长16.4%减缓为增长12%;年末社会融资存量达到近175万亿元,全年新增约19.4万亿元。金融领域治理拆借、理财、资管等中间业务的监管力度明显加大,控制了宏观杠杆率水平的进一步上升。

(郑重声明:内容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