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 股市论坛

当前位置 > 股市资讯网 > 中国财经 > 宏观经济 > 宏观经济形势与银行业展望

宏观经济形势与银行业展望

发布时间:2019-03-03 06:53来源:中股在线作者:Robot editing阅读:

  宏观经济形势与银行业展望

  编者按:2014年即将结束,2015年即将到来。在此之际,让我们回顾2014,展望2015,共同讨论宏观经济形势以及银行业的发展趋势。2014年以来宏观经济形势一直令人担忧,对明年的经济形势如何判断,将是银行业非常关心的大事。

  从国际上看,有喜有忧,喜的是发达经济体整体回暖,日本经济温和复苏,英美经济复苏势头强劲和国际油价下跌;忧的是欧元区经济增长陷入停滞,新兴经济体内部出现分化,俄罗斯经济因油价下跌而越发暗淡,这些是否会引发对新兴经济体以及全球的不利影响不得而知。

  从国内来看,忧的是不论从工业生产、发电量、投资和消费等实体经济指标,还是从新增贷款、货币供应量、社会融资总量等金融指标,亦或是从官方和汇丰PMI、消费者信心指数等先行指标来看,经济运行指标都不被看好,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喜的是股市的强势全面回暖,财富效应将日益显现,经济正处在由“去库存”向“去产能”和“去杠杆”叠加的转变阶段,也处在向新常态转变的关键时期。同时中央刚刚召开的经济工作会议,对中国经济新常态也做出了全面解释,对明年经济工作的政策着力点做出了部署。那么,究竟明年的宏观经济形势将如何发展,宏观经济政策工具将如何使用,这些政策对明年的银行业经营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些都需要认真的讨论。

  本期银行家月度论坛,特邀请各银行发展战略部门的老总以及其他研究部门专家围绕上述问题展开讨论,现将讨论的丰硕成果刊载如下,以飨读者。

  汪红驹: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的阶段性划分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迄今,已历时七年。不仅客观经济形势发生了深刻变化,人们对于客观经济形势的判断发生了深刻变化,而且各国政府的宏观经济调控理念及其政策也在发生深刻变化。“新常态”一词在全球范围内不胫而走,即是上述种种深刻变化的标志所在。

  世界经济不平衡发展的“新常态”

  站在从2014年迈向2015年的关节点上审视当前全球经济的运行态势,可以发现,尽管经历了长达七年的危机和反危机的反复较量,经济的复苏势头仍然弱于预期,主要经济体运行正在经历着新一轮较大的波动。低速增长中的不平衡更为明显。

  美国主要宏观指标好转,经济复苏的基础较好,中长期竞争力在加强,美元可能进入升值周期,货币政策已从量化宽松(QE)退出,重点转向何时以及何种方式加息;欧洲因增长迟滞,欧洲版的量化宽松政策呼之欲出;日本在实施“安倍经济学”后仍然出现负增长,继续扩大QE规模;俄罗斯受美国发动的石油战和金融战影响,面临资金外逃、卢布贬值、股市下跌、进口食品价格上涨导致通胀上升、经济增长减速等一系列问题,其后续发展可能演变为危机并影响国际经济复苏;印度经济增长仍保持5%左右但通胀率较高,巴西经济增长大幅下滑同时面临较高的通胀率。美国与其他地区宏观经济政策合作的难度加大。地缘政治、长期宽松政策的刺激使得全球经济存在下行风险。全球经济复苏弱于预期,美国新能源革命导致国际能源格局发生重大变化,美元升值,欧佩克国家和俄罗斯等石油出口国就压缩原油产量难以协调,这些因素共同导致国际石油价格大幅下降,拉低全球的通货膨胀率。

  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常态”可划分为三个阶段

  就国内来看,中国经济迈入大转型时期的“新常态”,过去的“旧常态”难以为继,而我们所期待和追求的“目标新常态”还任重道远,从“旧常态”到“目标新常态”之间的这一转型过程中,经济增长速度、经济增长动力机制、经济安全、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率、公平正义等重要方面都在演化。2014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从九个方面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九个趋势性变化,对于同一认识、落实政策具有重大意义。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明确提出:“到2020年,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决定性成果,完成本决定提出的改革任务,形成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 2014年至2020年之间的改革时间表和路线图决定了这一时期是转型期,人口结构老龄化、服务业比重上升、城市化速度趋缓等中长期结构因素在这一时期会保持其原有趋势,但周期性因素会发生转折性变化。中国经济增速从以往的平均10%左右降至7.5%左右,既有人口、产业结构变化等中长期的结构性因素,也有短期的周期性因素。根据周期性因素的转折性变化和深化改革的路线图,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常态”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

  2014年至2017年,以“三期叠加”和初始化改革、“挤水分”、优化经济结构、提高经济增长质量为核心特征,可称之为“新常态I”。产能过剩、房地产泡沫、地方政府债务是这一阶段最为突出的周期性影响因素,这一时期的宏观经济工作需要去过剩产能、去债务杠杆、去房地产价格泡沫,化解加大经济下行压力的周期性因素。初始化改革促进经济发展方式和动力转向新的机制。

  2018年至2020年,“三期叠加”之后继续全面深化改革,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可称之为“新常态II”。这一阶段,在前期完成去产能、去杠杆、去泡沫的基础上,加大经济下行压力的周期因素被化解后,创新和改革红利集中释放,经济围绕潜在经济增长率开始新的经济上升周期,到2020年顺利实现改革目标和十八大双倍增计划。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统计,2013年中国人均GDP为6629美元,即便不考虑人民币升值因素,收入倍增长计划意味着到2020年中国人均GDP将超过10000美元,实现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目标。

  2020年之后,根据《决定》的部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的改革方略得以实施,中国将进入 “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一种新的发展态势,可称之为“新常态Ⅲ”。“新常态Ⅲ”的核心是,在“新常态I”和“新常态II” 的基础上,继续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经济增长更趋平稳,增长动力更为多元;经济结构优化升级,发展前景更加稳定。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博士生导师,研究员)

  赵志刚:把握消费升级带来的历史机遇

  在经济学上,有一个著名的理论被称作“节俭悖论”,指的是当一国居民长期节俭度日、减少消费的时候,该国居民的生活水平不会因此提升,反而会发生收入下降。可见,内需消费对一国经济的重要意义。当前,拉动我国经济的“三驾马车”中,出口已经疲软乏力。与此同时,投资这驾“马车”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也呈现递减趋势。因此,国内消费的巨大潜力亟待激发。国际发展经验表明,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必须建立在扩大内需的基础上,而扩大消费需求对于扩大内需至关重要。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要求采取正确的消费政策,释放消费潜力,使消费继续在推动经济发展中发挥基础作用。

(郑重声明:内容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