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 股市论坛

当前位置 > 中国股市在线 > 中国财经 > 宏观经济 > 2017年度第一期“黉门对话”

2017年度第一期“黉门对话”

发布时间:2019-05-24 06:22来源:网络整理作者:Robot editing阅读:

6月20日下午,由北京大学研究生院主办、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承办的2017年度第一期“黉门对话”专家主题论坛——“宏观经济与货币政策”在经济学院泰康报告厅举行。瑞士苏黎世大学银行和金融系Felix Kubler教授、澳大利亚迪肯大学经济系Pedro Gomis-Porqueras教授、美国密苏里大学经济系Chao Gu教授、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Tao Zhu教授、美国夏威夷大学经济系Liang Wang教授、新加坡国立大学经济系Kui Huang教授和上海财经大学经济系何超教授作为主题演讲或对话嘉宾参与论坛。论坛由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韩晗助理教授主持。

2017年度第一期“黉门对话”

论坛现场

韩晗首先代表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致开幕辞。他向参加本期“黉门对话”的各位来宾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并就“黉门对话”专家主题论坛项目的背景进行了简要介绍。韩晗表示,各位嘉宾都是宏观与货币经济学界的知名专家学者,对宏观经济形势与货币财政政策都有独到的见解,相信各位嘉宾的精彩对话,一定能对与会师生有所启发。

在主题发言环节,嘉宾们结合亲身经历,围绕宏观经济与货币政策相关问题发言。首先专家们讨论了负利率这一宏观经济学中十分重要的话题。

Felix Kubler教授第一个发言。他认为,目前负利率存在的欧洲国家尚处于转型阶段,并未步入新的均衡。在一些欧洲国家零利率下界被打破是因为持有现金本身会带来一些花费。从金融监管的角度讲,监管可能会对于金融系统稳定性有所帮助,并降低危机风险,但另一方面监管本身也会产生成本。此外,金融监管可能给规模较大的银行带来优势,原因在于这些银行往往更能负担起强监管导致的高额律师和会计费用。

Pedro Gomis-Porqueras教授借着Felix Kubler的发言,强调了央行负利率等政策变化对银行系统的影响。他认为在目前的国际宏观环境下,一些欧洲国家出现的负利率现象实际上是另一种形式的对银行部门的税收。而从经验的角度讲,我们很少观察到能够起到改善福利作用的税收。政府通过税收的方式将宏观经济中存在的问题转移到银行,实际将带来的后果并不明晰,在银行有一定自主权的情形下,很可能这部分成本又会被转移到借款人和存款人身上。同时Pedro Gomis-Porqueras教授还谈到了负利率和金融监管。Pedro Gomis-Porqueras教授指出,人们在投资时完全有选择在哪个市场进行交易的权利,因此监管方在设置监管体系时也应该将这一点考虑到,在制定政策前应当充分理解政策带来的资金流入与流出效应,而负利率会把资金挤出银行,进入其他金融部门,这有可能增加金融体系的不稳定性。

接着Tao Zhu教授也发表了自己对负利率的看法。Tao Zhu教授试图从另一个角度理解负利率。他认为,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们更有可能提出负利率的货币政策。在新凯恩斯主义的理论框架中,经济学家们往往考虑没有现金交易的经济模型,而在目前的阶段,实体经济中仍然存在大量对货币的需求,这是因为在当前经济环境中,不完美监管、有限承诺等经济摩擦还大量存在。Tao Zhu教授也回应了Pedro Gomis-Porqueras教授的说法,同意这种负利率实际上变成了对于现金交易的一种税收,也必然对于摩擦存在的经济部门造成扭曲。因此,负利率可能并不是合意的货币政策。

Chao Gu教授是金融监管方面的专家,她将发言集中在这方面。她指出,学界就金融监管问题发表了许多文章,但不同的文章通常也会有不同的结论,这一问题留下的研究空间仍然很大。她指导的一位学生正就此问题完成一篇结合传统产业组织理论与银行理论的文章,将更加清晰地展示出平时的监管与危机时期福利损失之间的关系。这与Pedro Gomis-Porquras教授和Tao Zhu教授的观点不谋而合,有异曲同工之妙。

紧接着何超教授补充说明了Chao Gu教授的观点,他谈到金融监管本身的稳定对于金融市场有重要意义。简单而直接的监管条款有助于金融市场形成稳定预期,从而稳定机构行为,降低市场的系统性风险。当金融监管本身变化过于频繁和剧烈时,所产生的转型成本往往超出其带来的收益。

经过热烈的讨论,专家们一致认为,金融市场自2008年全球危机以来出现了很多新的现象,这些现象和各个主要央行的货币政策和监管变化息息相关。但是业界和学界对于金融市场、货币政策和监管措施的研究还没有完全到位。这种空白是十分难得的研究机遇,专家们勉励同学们和他们一道,进行金融稳定和监管的研究,同学们对专家们的提议给予了积极的响应和欢迎。

2017年度第一期“黉门对话”

嘉宾发言与讨论

在接下来的讨论环节中,专家们着重讨论了学生们关心的中国社会保障问题。学生们想深入了解中国的社保体系在老龄化风险下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ChaoGu教授首先发言。她认为目前学界有些中国自我保障体系不可持续的观点过于悲观了。她认为,中国劳动力的城乡流动尚未完成。而中国更多的年轻人是从农村流向城市的,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能在农村劳力这一新鲜血液的注入下,大大改善自身的财政状况。

Kui Huang教授对Chao Gu教授的论点进行了补充说明。她认为应该着重考虑计划生育对社会保障的影响。她指出,为应对此前的“一孩政策”,目前中国正处于一个转型时期。在转型时期的一代人可能会付出更多的劳动来维持此前的养老金体系,而未必能够享受到相应的福利提升,因此在转型时期要注意维持养老金体系的方式,在政策考量上需要更多的思考。此前的“一孩政策”也可能带来高储蓄率,这对于整个经济体来说未必是最优结果。

Liang Wang教授和何超教授对中国政府解决社会保障体系资金缺口的能力表示乐观。他们认为,从目前的世界视角上看,中国的财政情形处于令人满意的状态,会有充分的能力维持原有体系。当下研究和关注的重点应更加倾向教育等问题。

经过讨论,专家们认为,中国的财政养老等体系和西方发达国家的完全不同,因此放在一起比较不太恰当。中国政府会更有能力和选项来解决西方看来很难的社会保障问题。中国解决这一问题的方式方法会给欧洲美国等发达国家提供宝贵的参考经验。

(郑重声明:内容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