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 股市论坛

当前位置 > 股市资讯网 > 中国财经 > 财经曝光 > 问题疫苗完整视频曝光 每个案例都是家破人亡的悲剧

问题疫苗完整视频曝光 每个案例都是家破人亡的悲剧

发布时间:2019-02-28 20:57来源:互联网作者:Robot editing阅读: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疫苗之殇

play 疫苗之殇

  触目惊心!记者拍摄7分钟“问题疫苗”完整视频曝光!

  来源: 白昼将近  

  7分钟视频《疫 苗之殇》

  疫苗安全,关系到千千万万中国家庭和孩子的性命。

  这些天,山东疫苗案一直牵动着公众的神经,随着记者和监察部门的深度介入,一个庞大的疫苗非法经营网络正在浮出水面。

  面对疫苗问题,公众再怎么关注都不为过。

  随着一篇名为《疫 苗之殇》的文章在朋友圈疯转,再次点燃了公众对疫苗问题的关注。该文作者叫郭现中,现在在财新就职。《疫 苗之殇》是郭现中在南都的时候花了3年时间,走遍了全国各地,采访了无数因问题疫苗导致家破人亡的案例之后完成的一篇深度报道。

  今天,为大家找到了郭现中当年拍摄的7分钟纪录片——《疫苗之殇》以及记者手记,一方面希望直接呈现记者本人的亲身感受,一方面也希望唤起更多人对疫苗问题的关注。

  以下为采访手记全文:

  每个案例都是家破人亡的巨大悲剧

  引子

  焦素芳是我在河南商报工作时的同事,同时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那时,她负责一个专门写情感倾诉的专栏,每天打开报纸都可以看到一段或缠绵悱恻或惊心动魄的感情故事。文笔就像是她的人一样,细腻而温婉。

  她的家庭也一直是我们暗暗羡慕的,除了她自己工作稳定,那个老是被她亲切地叫为“小陈”的老公,憨厚而低调,做一点煤炭生意,早早就买了车买了楼。

  2008年我离开郑州进入南都工作,生活的交集少了,共同话题也就少了。我慢慢淡出了那个圈子,虽然心里依旧留恋,但也仅剩下网上遇见时的简单问候。后来听说她老公开了家很大的饭店,不久后我出差路过郑州,我还特意去了。嘈杂的大厅里,从夫妻俩的脸上,我看到了明媚的希望。

  2010年下半年,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看到她在网上出现,不过奔忙中的我也没有过多在意。直到有一天,我们共同的一个好友悄悄告诉我,“焦姐出事了,她孩子打疫苗病重,现在北京住院”。“什么什么,打疫苗住院?”我闻所未闻。一个月之后,我正好有机会出差到北京,在空军医院的重症病房里,我看到了以泪洗面的焦素芳,以及她因为服用大量激素而全身浮肿变形的儿子陈逸卓。

  为了给孩子治疗,那时他们已盘出饭店,“不够就再卖房子,我只要孩子”。我找不出更多的词汇,只能附和着,说是的,孩子在,希望就在。但仅一个月之后,就传来了孩子去世的消息。我震惊了,脑海里忽然想起在病房外的走廊里,她无意间说的一句话:这些病房里还有好几个因为打疫苗住院的孩子。

  庞大机器

  一想到一对四十来岁的父母失去养到 13岁的儿子,作为旁观者,我的心都痛到痉挛。我想要一个答案。我想知道到底陈逸卓是孤例,还是真的有那么多孩子也正被疫苗的异常反应折磨。如果是后者,概率有多大?有没有可能避免?出事了能否赔偿,找谁赔?我必须要知道,因为,我也会做父亲的。

  我首先从导致陈逸卓殒命的甲流疫苗开始调查。从卫生部的网站上,我看到了这样一段话:(2009年)6月初,我国各家甲型 H1N1流感疫苗生产企业从 WHO获得可直接用于疫苗生产用毒种,按照季节性流感疫苗的生产工艺经过研制、生产出临床试验用疫苗,7月 22日开始临床试验,经过现场检查、注册检验、审评审批等各个过程,从 9月初开始陆续有 8家企业通过了甲型 H1N1流感疫苗的生产注册申请。

  仅仅不到 90天,一支用于上亿人注射的疫苗就高效率地走完了从立项、临床试验到上市的全过程,对比西方几大疫苗巨头即便坐拥雄厚的研发实力和领先多年的生产工艺,要推出一种疫苗也需要短则半年、长则几年的时间,这种做法形同儿戏。也正因为如此,甲流疫苗从上市就一直伴随着非议,而且仅仅几个月之后就在市场上销声匿迹,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除了留下一些或死或残的孩子。

  不久之后,2010年 3月,著名记者王克勤的调查报道《山西疫苗乱象调查》刊发,其核心就在于指出了地方疾控对疫苗冷链管理的缺失。此文一出立刻引起轰动,再一次引发人们对疫苗问题的忧虑。然而卫生部在调查之后,一边否认文中提到的大多数案例与疫苗有关,一边辩解说短暂高温暴露不会影响疫苗的安全性。事情又一次不了了之。

  再之后就是 2010年 9月开始的全国性的强化麻疹注射,运动式的大规模注射又一次伴随着各地此起彼伏的异常反应报告,而这一次,连疾控中心内部的专家都忍无可忍,不断出来批评卫生部这一举措。上海疾控中心的陶黎纳甚至给当时的卫生部长陈竺的公开信里写道:“这种‘宁可重复接种一千,不可遗漏接种一个’的一刀切做法已经严重脱离实际,既无法达到消除麻疹的目标,也对广大儿童的健康造成了没有必要的负面影响。

  我们国家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卫生资源极为有限,但在麻疹与脊灰控制问题上,对已经常规接种的人群反复做强化免疫接种,浪费大量资源,还有不必要的安全性风险,实属折腾。”而北京大学医学部免疫学系副主任、医学博士王月丹也说:“这令人遗憾!不过,我还是那句话,这次的强化对于世界消灭麻疹没有丝毫的帮助,虽然可能在短期内暂时压制住麻疹发病增加的例数,但这样的运动不断开展下去,就是在滥用疫苗,助长对疫苗免疫不敏感的麻疹病毒蔓延,最终,反而可能导致加快疫苗免疫保护的失效,引起灾难性的后果。那种加大剂量,增加免疫次数,缩短免疫间隔,就可以增强免疫保护的观点,已经过时了。”

  反对归反对,但这个庞大的机器一旦开动就停不下来。短短 10天时间内就给 1.3亿儿童注射完毕。卫生部表扬与自我表扬,生产厂家赚得盆满钵满,而又一批严重异常反应的孩子在暗处呻吟,没有人听到他们的声音。

  三年求解

  之后的三年我开始利用其它采访的间隙暗暗寻访那些疑似的疫苗伤害病例,没有什么捷径,只能用最笨的办法,一家一家地走访,前后就这样

  走访了60多家,足迹遍及全国。每一个案例都是一个家破人亡的巨大悲剧,每一个都让人触目惊心。但是在采访中,我还是不时地提醒自己避免被这种悲伤的情绪左右,从而成为疫苗受害者的代言人。我不想做任何一方的代言人,我要的是一个真相。查看病历,求教专家,对家长的述说小心求证,找相关病例相互印证,在案例不断的重叠后,答案慢慢浮现了出来。

(郑重声明:内容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