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 中国股市论坛

当前位置 > 中国股市在线 > 中国财经 > 金融新闻 > 金融发展的核心是促进资源有效配置 上海浦山新金融发展基金会第二届年会综述

金融发展的核心是促进资源有效配置 上海浦山新金融发展基金会第二届年会综述

发布时间:2018-05-12 06:25来源:中股在线作者:Robot editing字号:

  目前,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10年后,世界经济仍然存在着很多不确定性,正处于经济复苏和金融风险并存的状态,国内金融风险呈现上升之势,我国决策层一再强调要将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推动重大风险防范化解取得明显进展,进一步完善金融监管。展望2018年,哪些金融风险值得密切关注?如何完善监管体制?在3月17日举行的上海浦山新金融发展基金会第二届年会上,业内人士及专家齐聚一堂,共同对上述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金融发展的核心是促进资源有效配置

  “近代金融危机大多是资产泡沫和人性狂欢的结果,每一次金融危机前,往往伴随着金融体系的迅速膨胀,金融机构的冒进扩张,金融市场的乱象频发。”中国银监会国际部主任范文仲如是评价。

  在回顾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范文仲认为,此前经常有一种错误的理解,觉得金融才是一个国家发展的未来希望、核心目标。一些国家希望把金融业做大做强,一定要把金融市场的产值占比提高。

  范文仲举例称,比如在本轮金融危机爆发的前10年,欧美国家金融业的产值占GDP比例提高了两个百分点,另外,很多国家都在竞相打造所谓的“国际金融中心”,并为此大幅降低管理标准。

  “这种繁荣仅仅是建立在表象之上的。”在范文仲看来,金融的核心功能其实是分配经济资源,即把经济资源从利用效率低的地区向利用效率高的地区转移。

  “要明确一个大的金融业不一定就是一个好的金融业。”范文仲进一步阐述,金融业的目标是促进资源在空间和时间两个维度进行有效分配,来促进实体经济发展,这才是衡量金融发展是否好的标志。

  金融监管要“未雨绸缪”

  “在微观层面一定要稳健,在宏观层面一定要对系统性风险有整体把握。” 谈及国际金融危机给我国带来的启示时,范文仲建议。

  具体来看,在微观层面,每个机构一定要坚持稳健的经营风险指标,要“未雨绸缪,以丰补歉”。可以在金融机构盈利好的时候,多计提一些风险准备金,以备将来经济调整、增速减慢,能有更好的风险应对工具。

  企业文化要稳健,企业杠杆率一定要控制,负债端也要改变过度依赖短期批发性融资的方式,减少期限错配。

  同时,集团架构要简明。股东的关系越复杂,关联交易的风险就越大,简明的架构对公司管理而言更有利。此外,金融产品要清晰,要尽量缩短投资链条,加强投资者适配性的检验。

  在宏观层面,范文仲表示,除了对机构进行监管,还需要对整个金融体系的风险有全局性的判断和把握、管理。在跨时间分配资源的维度,要减少金融体系的波动性;在跨空间分配资源的维度,要减少风险的过度传递,防止“大而不倒”。

  范文仲强调,要加强影子银行的监管,要有风险维度的监管理念,填补监管真空。只要具有社会资金归集功能,就要明确准入要求;只要进行显性或隐性收益承诺的,就要具备负资本和拨备的损失吸收能力;只要存在期限错配、流动性转换这种特质,就要遵守相应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则。

  主动学习适应和规范金融创新

  “监管创新要与业务创新同步发展。”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表示,监管部门不应扼杀一切金融创新,监管部门还是要主动学习,适应市场。

  谈及对金融创新的正确态度,黄益平表示,应该更多是从学习、适应、规范的角度出发,而不是“一棍子打死”。

  “也许一开始我们看不懂市场所做的一些金融创新,如果这种创新真的能够支持实体经济、支持普惠金融,那么它应该是有益的。”黄益平认为,金融创新是常态,监管部门也应该与时俱进,主动学习并适应市场创新。

  在黄益平看来,如果是不好的金融创新,监管部门就应该明令禁止。如果是好的金融创新,就应该积极地扶持、规范,通过监管创新,改善金融监管的效率。

  此外,对于一开始很难判断金融创新好坏的情形,黄益平认为,可以在有限的范围内试验。比如数字金融领域的“监管沙盒”和“创新中心”等,就是很好的平衡创新与稳定的监管创新做法。

  另外,防范金融风险是系统性的工程。黄益平表示,国务院金融发展稳定委员会已经成立,相信未来政策协调会更好,而金融监管政策和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经济改革政策的协调,实际上是一揽子的措施。

  黄益平还建议,政府在金融体系当中的作用应该“有进有退”,灵活应对。正常情况下,应该用市场机制,让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当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但当危机来临时,政府要给予支持。

(郑重声明:内容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