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 中国股市论坛

当前位置 > 中国股市在线 > 中国财经 > 金融新闻 > 李宇嘉:金融不能“普惠”,是风险和失衡的征兆?

李宇嘉:金融不能“普惠”,是风险和失衡的征兆?

发布时间:2018-05-15 20:12来源:互联网作者:Robot editing字号:

近期,国新办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相关部门指出,目前各主要商业银行都已率先成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其中,五大国有商业银行在总行层面都设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并已挂牌开始运营;民生银行、兴业银行等6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也设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主要为“三农”、小微企业服务。

同时,中国建设银行近日召开普惠金融战略启动大会,提出将普惠金融业务打造为建行应对市场新形势、新变化的战略支点;普惠金融与住房租赁、金融科技相互支撑,协同发力,共同打造形成差异化竞争优势。

普惠金融上升到了国家战略,这与高质量增长、资金雨润实体、抑制资金“空转”和货币超发一脉相承。过去,我国银行一直坚持大行业、大企业为核心的“双大”经营战略。国有制造业、房地产、能源和电力等战略资源、地方基建等金字招牌的行业企业颇受银行青睐。有国家信用背书、有批发优势、有存款低利率管制,银行不用风控、不用营销,基本上“躺着赚钱”。尽管,“双大”战略契合短缺经济下大规模经济建设、公共设施“补欠账”诉求,但由于单纯追求规模增长,资金过度投入,因此“双大”战略也与近年来地方债务风险、房地产泡沫、产能过剩脱不了干系。

从另一角度看,信用背书下道德风险很多,地方债务、楼市泡沫、产能过剩等多元叠加后形成的系统性风险预期甩给了银行,后者正坐在“火山口”上。再倚重“双大”战略,银行无疑是骑着灰犀牛狂欢。而且,“双大”战略已无多少空间:随着投资拉动动能衰减,消费时代到来,银行依赖的传统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明显减少。2016年以来,新增零售贷款超过了对公贷款;城镇家庭户均住房已超过1.1套,房地产增量空间正在触顶;财政部出台文件,金融企业对地方政府和国企的投融资行为要重新界定。综上,银行“躺着赚钱”的日子结束了。

更重要的是,金融新生业态快速诞生与迭代,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强大的金融科技应用和数据运用能力,使互联网技术快速介入金融领域。像腾讯、蚂蚁金服、京东金融等互联网企业,基本都在介入消费金融、理财金融行业。值得注意的是,不管是提供人性化的金融服务,还是接地气的金融产品营销,抑或是基于流量和大消费闭环的吸储和揽客,互联网和消费时代叠加,对传统银行业务的冲击很大。近年来,在移动支付、直销银行上,传统商业银行已然退败下来,“银行消失”绝不是危言耸听。

我国金融业确实很大,截至2017年,仅银行就有4000家,包括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农信社、村镇银行,而这只是我国强大金融业的一角。最近3年,我国私募基金、基金子公司专户、基金公司专户、券商资管等,规模年化增速分别达到130%、123%、74%和51%,均在50%以上。从宏观角度看,我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在2005年时不足5%,但到2016年底,这一比重达到了8.4%,而美国和日本这一比值的历史高位分别在7.7%和8.5%。

从微观角度看,我国金融行业的上市公司利润占全部上市公司总利润比重达到57%,近几年非银金融机构利润占比快速上升。

问题是,如果金融资源过度集中在政府部门、大型国企、房地产企业,过度集中在金融机构同业间、二级市场、衍生品市场等,而大量的中小微企业、三农领域、贫困人口、偏远地区因为缺乏相应的金融服务,因为“融资难、融资贵”失去发展的机会,不能享受金融带来的福利,很难说我们是金融强国,这也是风险和失衡的征兆。

普惠金融立足机会平等要求和商业可持续原则,以可负担成本为金融弱势群体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普惠金融的对象是小微、双创、扶贫、涉农等金融弱势群体。“金融弱势”是指这些群体享受金融服务的权利弱、门槛高。著名经济学家陈志武曾指出,金融的魔力,就在于在群体在有干劲、有想法、有消费欲望的年轻时候,能够获得成本相对低廉、规模适度的金融资源,将干劲(人力)、思想和资本结合起来,实现创业梦想、消费意愿,平滑一生福利。十九大重新定义当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由此可见,基于居民福利的大消费时代已经到来。

近20年基础设施大规模建设,实现了互联互通,交通、互联网、物流、有线电视形成的大网,覆盖城乡13亿人口,将他们充分连接,供求和消费正在发生变化。金融领域传统的“二八定律”(80%银行利润来自20%的重要客户)被颠覆,得草根者得天下。2006年诺贝尔奖得主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证明了一个伟大道理,“穷人比富人更值得信任”,毫无信用的富人仍风雨兼得,因为他有钱,穷人不讲信用则没有退路。

目前,小微企业、低收入者、创业者“风险大”的观念要更新。互联网时代,手机全面普及,铁塔和基站深入农村。网络全面“实名制”,叠加无孔不入的“互联网+”,创造出了多维的、无穷的、集合衣食住行和吃喝拉撒的芝麻信用大数据。一直难以建立的社会信用体系,有望由互联网和共享经济推动形成。行为放在大数据平台上,基于注册信息,过往交易、履约、支付和评价等个人海量痕迹,可相对准确地标定企业和个人信用水平。

站在新时代,普惠金融是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社会主要矛盾、实施乡村振兴、打好脱贫攻坚战、支持经济“补短板”、降低社会融资成本,推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需要,也是大银行要有大格局、大担当的需要,更是转型的需要。

(郑重声明:内容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