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 中国股市论坛

当前位置 > 中国股市在线 > 股市动态 > 股市风云 > 远昌看市:联储风云 四年前已注定风度遗落

远昌看市:联储风云 四年前已注定风度遗落

发布时间:2018-04-20 06:00来源:网络整理作者:Robot editing字号:

远昌看市:联储风云 四年前已注定风度遗落

        资深评论员 、CCTV证券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杨远昌(资料图)

[主持人孙斌] 11月3日特朗普正式提名美联储理事杰罗姆•鲍威尔为下任美联储主席。您怎么看?

  [杨远昌] 由于美联储是独立运作的机构,不受白宫管控。换句话说特朗普总统也只是在提名上发挥作用,所以特朗普的选择也非常谨慎。而接下来我们沿着特朗普总统的思考路线来看待新的美联储主席提名人的产生,同时更好理解未来美联储如何影响全球经济。

  首先,特朗普面对的一个难题是尊重传统。因为美国现代历史上每位完成了首届任期的美联储主席都被提名连任了,并且过去三任主席都获得了对方党派总统的提名。这其实是一个传统,也是总统的风度,反过来对于没有被提名连任的美联储主席来说就是一个耻辱。但是这个耻辱在4年前已经注定了,特朗普并没有选择的余地。

  四年前,萨默斯与耶伦同为下任美联储主席的热门人选,但是某一天萨默斯突然表示退出下任联储主席的竞争,这意味着耶伦不战而胜,各方感到震惊,但当时我说了一句话,“萨默斯主动退出联储主席竞争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次选择”,道理很简单,金融危机以来肢解困难在现有政策下根本不可持续,这注定了时间不站在美联储这边,即便是金融市场的稳定,经济也只能是看上去很美,那么联储主席注定当不好,搞不好还把名声搞坏,对于一个珍惜名声的来说早点退出是上选。

  [主持人孙斌] 四年过去了,我们再来回顾这件事又会有不同感受。

  [杨远昌] 四年过去了,我想萨默斯先生现在应该是释然的。因为尽管耶伦女士能力非常强,过去四年工作也很出色,但换来的却是注定无法连任的悲哀。显然这说明萨默斯当年主动退出联储主席竞争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次选择。实际上耶伦女士过去几年的工作确实做的非常好,这种好不仅是在退出非常规货币政策中金融市场没有受到冲击,还有即便某个阶段看到了一些经济的负面因素,耶伦女士依然勇敢坚持退出非常规货币政策的节奏,这一点是弥足珍贵的。也正是这一点,保留了市场对于金融危机以来肢解困难能够成功的希望,这种希望使得美股出现了持续多年的上涨。所以耶伦女士过去几年的工作已经做的够好了,当然这一点特朗普先生也看在眼里,尤其是在其赢得总统竞选后美股高歌猛进,而美联储政策保持某种延续被认为符合其利益,所以耶伦的连任本来有基础的。

  但耶伦的好只是在她管辖范围的好。这是指决定货币常规化的同时坚持货币常规化是管辖范围内的事,但是决定常规化一刹那并不是管辖范围内的事,这并不是一个发挥主观能动性的事,这是一个需要尊重客观事实的事,显然耶伦女士在这件事上选择了发挥主观能动性,这就意味着如果这种选择错误,即便是后续管辖范围内的事做的再好,也只是看上去那么好,实际上事情并没有出现真的转机。比如共和党在媒体大多不看好的情况下最终赢得大选,除了有特朗普先生不走寻常路的功劳,但无论是基建计划还是税改计划都说明了另外一个问题,说明了更多人依然有经济变得更好的强烈渴望,而经济变得更好这恰恰是过去几年民主党所没有带来的。而这也恰恰是美联储没有带来的。

  [主持人孙斌] 那么特朗普本意是什么呢?

  [杨远昌] 特朗普虽然愿意把过去一年美股的上涨归结于其自身,但反过来就肯定了这段时间的美联储。所以特朗普其实从其本意来说愿意遵循一个传统,让耶伦连任。但从更大范围来说,特朗普身后的共和党能够赢得这次选举,根本是更多人依然有经济变得更好的强烈渴望,这说明了经济的脆弱性,显然从这个角度说美联储又需要承担责任。所以在共和党巨大压力下,特朗普不得不打破传统,耶伦无法连任就从一开始注定了。

  当然这个时候,也是总统先生发挥作用的时候,既要换掉耶伦维系共和党赢得大选的根本,同时又要突出个性,也就是美股过去一年的涨更多归结于个人作用,也就是从侧面肯定过去一年美联储的工作。所以鲍威尔被特朗普提名为下任美联储主席,因为鲍威尔自2012年担任理事以来,从未对任何一个美联储的政策决定投过反对票,而且他一直以来的政策主张和现任主席耶伦的主张几乎一致。因此即便有共和党保守派人士反对鲍威尔提名,认为需要一个和美联储现行政策不一样的候选人,但特朗普顶住压力,最终选择了一个平衡,也就是兼顾党派利益同时使得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主持人孙斌] 鲍威尔获得提名对金融市场的影响呢?

  [杨远昌] 至于这个选择对于未来金融市场的影响,我想强调的是,鲍威尔和特朗普还有一个共同点反对《多德-弗兰克法案》,这意味着银行监管放松,同时更加有利于大到不能倒的金融机构产生,本质上这是经济刺激的另外一种方式。这或许对于华尔街巨头来说是好事,但是从投资的角度而言,期待收而不是放,因为金融危机以来放已经够多了,能够收才证明这个放是值得的,是可持续的,如果再一次需要放,那么这证明是一场空欢喜,再加上我无法确信鲍威尔能否如耶伦一样在某一个时点遇到阶段性困难依然敢坚持货币政策常规化节奏不变,以及特朗普的执行力越来越被证明在增强,那么那场空欢喜发生的概率正在增大,而不是减小。

  [主持人孙斌] 对于之后的操作您是何种观点和建议?

  [杨远昌] 上周大盘碎步攀升,连续收出多根小阳线,但上周我认为这种涨在没有出现一根明显阴线,且得到自我修复之前,我不会重新调整已经微调下来的风控触发条件。实际上本周一大盘就受到一根明显阴线的考验,虽然其后二个交易日大盘出现反弹,但本周后半段大盘再度受到考验。因此本周我会继续调整风控触发条件,除了上周的二阴一阳,且第三日阳线上影线大于下影线,满足这个条件则控制风险。此外我再增加一个条件,也就是二阴二阳,且后二根阳线下影线长于上影线,同时第五日是低开阴线,满足这个条件同样控制风险。也就是说我刚才说的二个条件满足任何一个则卖出,反之持有。

  [主持人孙斌] 商品期货方面有什么建议?

  [杨远昌] 商品期货操作方面维持今年2月份制定的操作计划,也就是2月底后商品先会有一波明显的下跌,然后会有一波明显上涨,但这不是真的涨,后面有一波时间较长的跌。而4月中旬后我指出了商品接下来会出现计划中的那波明显上涨,而8月初我谈到了商品经过三个来回的波动频率变大阶段后将会出现那波所谓的时间较长的跌,目前我还不打算修正这一系列操作策略,也就是后市商品反弹依然会面临压力。

(郑重声明:内容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