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 中国股市论坛

当前位置 > 中国股市在线 > 股市动态 > 股市风云 > 盈利不足!常州恐龙园IPO失败

盈利不足!常州恐龙园IPO失败

发布时间:2018-06-06 20:59来源:中股在线作者:Robot editing字号:

  盈利不足!常州恐龙园IPO失败

盈利不足!常州恐龙园IPO失败

  随着证监会通知的下达,6月4日,新三板已停牌一年半的常州恐龙园恢复转让,IPO之路暂时休止。在外界看来,常州恐龙园此番上市失利的原因依然在于其盈利能力。2017年,常州恐龙园的营收较2015年仅微增1%。园区数量少,依然是限制常州恐龙园发展的关键因素。

  7年多次尝试上市,冲刺A股宣告失败

  近日,常州恐龙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州恐龙园”)正式收到了证监会不予过会的通知,常州恐龙园A股之路暂时画下了休止符。6月4日,新三板已停牌一年半有余的常州恐龙园终于恢复转让。

  常州恐龙园对资本市场的试探已有近7年的时间。早在2011年时,便有消息称常州恐龙园正在谋划上市。2012年,江苏省环保厅公布常州恐龙园申请上市环保核查一事,透露出其计划登陆创业板的打算,引发外界广泛关注。

  此前有不少消息称,常州恐龙园2012年试图上市但最终失败。但新京报记者查阅证监会官方网站后,却并未发现常州恐龙园在2012年曾递交过任何相关材料,且在2012年11月至2013年12月期间,A股迎来了史上第九次IPO暂停。新京报记者也就2012年尝试上市一事向常州恐龙园方面进行求证,对方回复表示,常州恐龙园2012年并未向证券监管部门提交IPO申请。

  在开闸后,常州恐龙园并未继续冲刺A股,而是于2015年7月转向新三板,并于同年9月正式挂牌。但成功挂牌后仅半年时间,常州恐龙园便宣布接受上市辅导一事,显示其最终目标仍为A股市场。2016年9月,常州恐龙园正式向证监会递交上市申请材料,正式开始其首次IPO。在2017年7月宣布中止审查后,常州恐龙园于12月再度递交招股书。2018年3月,发审委未能通过常州恐龙园首发申请,公司IPO宣告失败。

  营收仅微增1%,单园区收入不稳定

  对于常州恐龙园IPO被否原因,外界多认为与其盈利能力有关。在发审委会议中,也针对其2016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提出了疑问,并对其持续盈利和经营规模扩大的合理性也提出了质疑。

  据年报显示,常州恐龙园2015-2017年营收分别为4.79亿元、4.24亿元和4.8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341万元、3049万元和6761万元。其中,2016年营收和净利润的降幅分别是-11.42%和-51.91%,而2017年的业绩提振,只是回归其往年的正常增长——即便如此,常州恐龙园2017年的营收,较2015年也仅微增1%。

  对于2016年低迷的业绩,常州恐龙园方面解释称,较上年同期,旅游旺季内不利于旅游出行的雨天和高温天气数量偏多,造成了景区游客人数及销售收入的下降。此外,销售费用上升也是原因之一。

  目前,常州恐龙园旗下已开业园区仅常州中华恐龙园、侏罗纪水世界以及兰州西部恐龙园水乐园部分,核心景区依然为中华恐龙园。而同样是主题公园,华强方特已开业项目达到20余个,欢乐谷也已达到7家。从2016年业绩下滑的原因也可看出,常州恐龙园景区数量偏少,因而核心景区一旦受外界因素影响,业绩便会受到牵连。

  “常州恐龙园的收入稳定性不足,而且是单个园区,发展活力不够。上市的话,公司的利润保障不了股东的利润。”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表示。

  ■ 分析

  近两年开始布局品牌输出

  眼下,长三角地区主题公园扎堆,知名品牌集中,包括迪士尼乐园、华强方特、欢乐谷、万达主题乐园等。在业内人士看来,夹在其中的常州恐龙园竞争优势不够明显。

  “相较于这些主题公园品牌,常州恐龙园虽然花了很多心思做了很多好项目,但竞争优势不明显,发展和更新的能力有限。公司竞争力弱,竞争压力却很大,如果不走出去,营收将受到很大影响。”林焕杰表示。

  常州恐龙园方面也确实看到了这一问题。2013年,常州恐龙园开始向“文化旅游产业投资运营和整体解决方案供应商”转型,迈开轻资产扩张步伐。2016年,常州恐龙园先后与河南天伦集团和宜昌交旅签订合作协议,为当地提供品牌授权和创意策划咨询管理等服务;2017年,常州恐龙园与湖北金松文旅达成合作;近日,常州恐龙园又与湖北交投集团成立合资公司。

  此外,常州恐龙园还提出了“模块化”概念。常州恐龙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沈波公开表示,文化旅游中模块产品,例如城市客厅综合体,集中了吃、住、游、购、娱等诸多功能,可以实现文化旅游投资回报的平衡。“中模块产品既能解决一直以来困扰文旅的‘重资产’投入问题,也能避免小模块产品综合效益和品牌影响力较弱问题。”沈波表示。

  然而,被作为中模块案例的常州环球恐龙城迪诺水镇项目,却并非常州恐龙园名下,而是其控股股东龙控集团子公司恐龙城实业旗下项目。

  此外,与常州恐龙园日常经营相关的恐龙谷温泉、恐龙城大剧场等公司,均由龙控集团控制,常州恐龙园需要通过租赁及购买等方式,获得相关场地和服务。相关的关联交易、利益输送、业务独立性等问题,也引发了发审委的疑问。

  “模块化”产品规模小,难以拉动业绩

  目前,常州恐龙园旗下“模块化”产品为小模块娱乐项目“恐龙人俱乐部”,项目包括真人CS、密室逃脱等,收入来源为游客付费游玩、充值会员卡消费以及餐饮服务,被常州恐龙园方面看做是主题公园的“极小化”。

  沈波表示:“目前很多城市中心的综合体有大量空置的物业空间,怎样利用这些物理空间拉动综合体品牌效应,模块娱乐就是很好的解决办法,这种社交娱乐产品可以更轻易地开到社区当中去。”沈波认为,这种“小模块娱乐”发展模式更容易被复制。

  然而,目前恐龙人俱乐部的规模尚难以对常州恐龙园的整体业绩带来影响,从2016年的下滑,以及2017年较2015年仅1%的营收增长也可以看出。“现在很多主题公园在尝试‘主题公园+综合’,不再是以主题公园为主,而是以休闲度假为主,例如长隆。”林焕杰表示,“常州恐龙园推出的这种小规模的项目,影响力还是不够。另外,现在越来越多的游客喜欢的主题公园项目,是植入一些情感的,不是单单娱乐的趣味性,而恐龙是很难做出情感的。”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郑艺佳

  本版创意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郑重声明:内容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