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 中国股市论坛

当前位置 > 中国股市在线 > 现货理财 > 债券信托 > 争夺泛亚信托:各色资本入局出局 至今悬而未决

争夺泛亚信托:各色资本入局出局 至今悬而未决

发布时间:2018-05-17 20:10来源:网络整理作者:Robot editing字号:

(原标题:争夺泛亚信托)

争夺泛亚信托:各色资本入局出局 至今悬而未决

《财经》记者 张瑶 龚奕洁/文 李恩树/编辑

围绕一张信托牌照,消失在资本市场十余年的东北前首富范日旭和他的泛亚系重回江湖。

吉林泛亚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泛亚信托”)2006年被当时的监管机构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银监会”)停业整顿,2010年进入破产程序。因其保有稀缺的信托牌照,引来多股资本力量竞争,包括亿利集团、神州企业家俱乐部,及刑满的范日旭等。

进入破产程序的第八年,2018年3月30日,泛亚信托举行第六次债权人会议,因股东、债权人和重整方博弈未达成一致,重整再次停滞。

业内估值信托牌照高达百亿元,但保牌尚需监管审批。泛亚信托能否保牌并重返市场,悬而未决。

资金断裂

从金融巨鳄到资不抵债,吉林著名金融机构泛亚信托的故事与政商关系千丝万缕。

泛亚信托的前身,是1986年由中国农业银行长春分行设立的中国农业银行长春市信托投资公司。1995年,信托业开启第四次整顿,央行要求商业银行与所属信托投资公司彻底脱钩,范日旭随后通过多家公司的股权运作得以掌控泛亚信托。

范日旭发家于海南,后在时任长春市市长米凤君的招商引资下入吉,开发长春市五环体育馆项目。范日旭旗下长春长顺体育综合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长顺公司”)投入3亿余元承建该体育馆,项目于1998年6月建成并交付长春市政府,但长春市政府未如约将承诺的5块土地交由长顺公司滚动开发。

这给长顺公司和范日旭的其他泛亚系公司带来了巨大的资金链压力,亦为随后一系列发行债券、信托等的资本运作埋下伏笔。1998年,吉林省联合置业国际有限公司(下称“联合置业”)总值3000万元的债券到期后无法兑付,发生债券持有者群体性事件。

据相关司法材料,当年8月,时任吉林省发展计划委员会(下称“吉林省计委”)经济政策协调处处长高应坤找到范日旭,请其帮助垫付资金以解决债券兑付危机。日后检方指控,范日旭明知自己公司不符合发债要求,以同意垫付为条件,要求吉林省计委为其控制的长顺公司发行债券。

取得吉林省计委同意后,泛亚系旗下公司遂为联合置业偿还了上述债券,造成的资金缺口后由泛亚信托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成为破产债务来源之一,长顺公司亦通过泛亚信托发行多笔企业债券。随后三年间,范日旭控制的另一家公司吉林白山航空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白山公司”)于1999年至2001年累计发行共四次总计1.9亿元债券,批准发行人亦是高应坤。

这1.9亿元之后被法院认定为非法发行。高应坤也因受贿罪和滥用管理公司、证券职权罪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不过,因认为自己不构成犯罪,高正在申请再审。

2001年第五轮信托整顿过程中,央行要求提高信托公司的设立门槛,实收注册资本不少于3亿元,再进行重新登记。受此影响,信托牌照从上千家锐减至不足百家,泛亚信托是唯一一家成功保牌的民营公司。对此,吉林省政府曾致函央行,申请保留泛亚信托。

注册资金仅有5000万元的泛亚信托若要保牌,必须增加资本金。

为了验资通过,2002年9月,泛亚信托从其托管的中兴信托于上海和天津营业部借款1.8亿元,并注入长春创世实业等三家公司,作为向泛亚信托增资款。验资完成后,又将验资款转回相应借款。事后,法院认为,泛亚信托这是采取欺诈手段虚报注册资本,构成虚报注册资本罪,涉案1.8亿元。

2006年停业时,泛亚信托注册资本3亿元,五家股东分别是长春创世实业有限公司、长春恒顺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长春恒顺公司”)、长春洪武实业有限公司、海南泰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珠海华裕达实业有限公司。这五家公司实际控制人均为范日旭。

政商往事

触发泛亚信托危机的事件,发生于2005年。随着中兴信托营业部保证金爆仓后,管理层清查发现,泛亚信托发起筹建中的银通证券旗下营业部涉嫌挪用巨额保证金。此后又发现泛亚信托、中兴信托、焦作信托三家公司之间相互资金调拨,挪用大额资金、业务违规等问题(相关报道见《财经》2010年第19期“范日旭资本黄昏”)。

2006年2月,由人民银行、银监会和证监会组成的联合工作组进驻泛亚信托,接管泛亚信托的财务并对其进行全面审查。随后查出泛亚信托的资金出现缺口,并违规挪用资金、违规发行企业债券等问题。

2006年10月,监管部门列举泛亚信托的五大违法违规事实,责令其即日起停业整顿。银监会官网的报道称,泛亚信托因违法违规经营造成严重资不抵债、不能支付到期信托计划等严重后果。

范日旭在2007年10月被吉林警方批准逮捕;2010年,吉林省长春中级法院一审认定范日旭涉五宗罪:合同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欺诈发行债券罪、虚报注册资本罪以及单位行贿罪,判处其无期徒刑。2011年,吉林省高级法院二审改判十年,对其合同诈骗罪未予认定。

但范日旭方认为,导致泛亚信托系列问题的原因之一是“高官干预”,并因此一直申请再审。

知情人士对《财经》记者称,2004年,王珉从苏州市委书记调任吉林省委副书记后,与当时已任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米凤君产生冲突,于是通过打击与米关系良好的商人范日旭来打击米。

2010年,米凤君因受贿628万元,被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其中一笔10万元贿款来自范日旭,但这笔行贿款项未出现在同年范日旭案的判决中。

知情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王珉在吉林任上力推范日旭案件调查,调任辽宁后亦不忘督办。之后,王珉落马获刑无期。

范日旭称,在申请再审立案时,已向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提供王珉干预办案的线索,目前未获立案。

2010年,范日旭及泛亚信托一审判决作出后,长春中院受理由泛亚信托整顿工作小组提出的破产申请,并裁定确认五家债权人共计5.94亿元的债权。其中,吉林省地税局税款债权205万元;中国人民银行长春中心支行、中国银行长春南湖大路支行、吉林省财政厅、深圳安吉尔饮水产业集团的普通债权分别是4.77亿元、0.55亿元、0.54亿元、532万元。而泛亚信托的货币资产仅6000多万元,资不抵债。

泛亚信托由此进入长达八年的破产重组。

重组希望

(郑重声明:内容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