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 中国股市论坛

当前位置 > 中国股市在线 > 综合新闻 > 科技数码 > 安徽广电系统塌方式腐败案余波 索贝数码终止IPO之路

安徽广电系统塌方式腐败案余波 索贝数码终止IPO之路

发布时间:2018-08-17 06:25来源:中股在线作者:Robot editing字号:

  

安徽广电系统塌方式腐败案余波 索贝数码终止IPO之路




  和讯网消息 时间虽已过去3年,但安徽广电系统“塌方式”腐败的余波犹在。成都索贝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IPO终止,正是与安徽广电的官员落马有关。

  据了解,安徽广电系统腐败案诸见报端始于2015年初,当时安徽广播电视台原台长张苏洲、原副台长赵红梅涉嫌受贿、贪污案另舆论一片哗然。

  检查日报曾发表题为《安徽广电原正副台长贪贿案宣判 个人贪腐引发塌方式腐败》的文章指出,张苏洲不仅祸及其个人,而且还连带电视台相关人员,除赵红梅外,广告中心原主任、服务中心原主任、总编室原主任等诸多人员相继被查处,在全安徽广播电视台造成了“塌方式”的腐败。

  14家企业卷入何章海受贿案 贿送金额高达345万

  时至今日,安徽广电“塌方式”腐败的余波还未了结。2018年2月,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原安徽省广播电视台科技处处长何章海受贿案一审,何章海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安徽广电系统塌方式腐败案余波 索贝数码终止IPO之路




  和讯网注意到,何章海一案中,涉及相关的行贿单位及个人也被“拔出萝卜带出泥”,多家企业负责人相继被查,其中,涉及已申报IPO的企业成都索贝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目前已终止IPO。新三板公司星光影视,利亚德原子公司负责人也被卷入。

  3月2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了何章海受贿案的判决书,将更多细节公布开来。判决书显示,被告人何章海,男,1956年2月1日出生,汉族,安徽省肥东县人,大学文化程度,原安徽省广播电视台科技处处长(正处级),2017年4月7日因涉嫌受贿罪被监视居住采取强制措施,同年5月2日,经合肥市人民检察院决定被逮捕。

  经法院查明:2006年至2016年,被告人何章海在任安徽省广播电视台技术管理办公室主任、科技处处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多名设备供应商贿赂款共计现金人民币344万元,购物卡共计1.5万元。

  

安徽广电系统塌方式腐败案余波 索贝数码终止IPO之路




  据和讯网统计,何章海收受的贿赂涉及14家企业及个人,行贿金额最大的为60万元,由北京凯之航科技有限公司法人刘某贿送(之后北京凯之航被利亚德公司收购,刘某变成利亚德公司的部门经理)。受贿最小的一笔金额为3万元,由合肥冠华数码图像有限公司法人王某贿送。

  索贝数码总经理涉案 断送公司IPO之路

  随着何章海将受贿细节供出,在贿送的14家企业中,11家企业被检查机关另案处理,1家企业与该案同时宣判。其中就包括拟IPO公司成都索贝数码科技,新三板公司星光影视。

  

安徽广电系统塌方式腐败案余波 索贝数码终止IPO之路




  2006年8月至2015年初,成都索贝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办事处主任戴某(另案处理)为感谢何章海在全台网等项目上对其公司的关照,多次送现金、购物卡给何章海,共计人民币3万元、购物卡1万元。

  2013年8、9月份,成都索贝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某(经交差证实为总裁陈锋),为感谢何章海在全台网项目上对其公司的关照,送给何章海人民币50万元。

  据索贝数码总经理陈锋的证言,2012年前后,其请何章海吃饭并推荐其公司的技术和产品,后来安徽电视台要进行全台网建设,在何章海的帮助下,索贝数码中了两个标段。陈锋表示,“2013年的一天,我从成都飞到合肥,在和平广场附近的一个酒店房间里,将事先准备好的一个黑色双肩包,里面装有50万元现金,交给了何章海。”

  和讯网注意到,索贝数码于2015年7月由中信证券保荐,申报创业板IPO,其后一年多的时间里一直处于停歇状态。2017年3月,证监会公告索贝数码的IPO暂时中止。

  

安徽广电系统塌方式腐败案余波 索贝数码终止IPO之路




  2017年10月,索贝数码IPO被宣告终止,意味其迈向资本市场的大门正式关闭。而索贝数码IPO停歇时点较为微妙,恰好发生在何章海被接受调查前后。

  翻阅索贝数码的IPO招股书,也印证了其公司在2012年开始拓展安徽广电市场的事实。招股书显示,索贝数码的主营为广电全台网领域的软件开发和系统集成服务。2012年,安徽电视台向其采购新闻制播系统,金额3426.89万元,位列索贝数码第五大客户名单。截止2014年末,索贝数码的应收账款中,安徽电视台还有1603.78万元未能收回,账龄已经超过2年。

  

安徽广电系统塌方式腐败案余波 索贝数码终止IPO之路




  此外,2013年8月,北京星光影视设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项目管理部经理武某,为感谢何章海在播控系统等项目上对其公司的关照,送给何章海人民币18万元。

  据武某的证言,其公司和安徽电视台主要开展安徽电视台新中心600㎡演播室及播出的播控系统设备项目,为了感谢何章海在项目上的关照,其代表公司在2013年8月,将一个装了18万元现金的塑料袋给了他。

  三年工资收入116万 却购买了过千万元理财产品

  何章海收受上述人员贿送的钱款后,基本都用来购买理财产品。根据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查明,2014-2016年期间,何章海本人的《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表》个人年收入分别为38万、38万、40.48万。但何章海在光大银行(601818,股吧)购入的基金价值615万左右,其妻子从招商银行及中信银行购入的理财产品价值400万左右。

  法院认为:何章海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共收受他人现金344万元和其他财物价值1.5万元,其行为构成受贿罪。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等有关规定,2018年2月24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何章海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40万元,侦查机关扣押的赃款345.5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郑重声明:内容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